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第一章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合上手中的诗经,青年推了推身边正闭目养神的男人。








“还有一刻钟飞机就降落了。”将耳塞从对方的耳朵里取出来,顺便督促他把围巾系好。看着男人习惯性按压太阳穴的动作青年不禁皱起了眉头。








并没有睁开眼睛,男人握住了对方的手,“不用担心,”感受到对方的略微挣扎“还是说我需要给自己焦躁的哨兵做一次心理疏导?”闭着眼都能想象到青年耳朵泛红的模样。却没想到对方只是将手抽了回去,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明长官才是要照顾好自己,别在任务中光荣负伤。”








看出了对方的不满,明楼也只是叹了口气“阿诚,这次回来,我们注定要经历一段艰难的岁月,你……”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这次的任务你提前和我商量过么,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正面感受到自己哨兵的怒气,明楼却只能在心里将给自己传达任务的王天风骂了180遍,暗自庆幸还好选了商务舱,基本上没什么乘客,也没有人来围观明家大少爷出丑。“阿诚你别激动,我的头痛病都要犯了,”就算知道这是对方的哀兵之计,但终究还是狠不下心继续质问。终于成功安抚了哨兵,明楼继续道“总之,从今天起遇事不要私自做决定,除非遭遇生死抉择……”忽略掉对方白眼,明楼觉得以后的日子肯定比想象中的还要难过……








 








上海的冬季阴冷而潮湿,就算不下雪冷飕飕的风也是让人忍不住牙齿打颤。身为哨兵对环境更是敏感,看着穿着长款大衣系着白色围巾的却依旧缩着脖子的明诚,明楼忍着笑,调动精神触手去缓解哨兵的不适。








“真的不回明公馆么?”阿诚将行李放进出租车后备箱“阿香之前告诉我这段日子大姐会去伦敦谈项目。”








“能瞒几天是几天,要是被大姐知道了,小祠堂肯定是免不了的。”明楼猫腰先钻进了出租车。








宾馆的总统套房环境不错,价格也不错,阿诚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想着自己今天是睡保镖房还是保姆房。一转头,发现明楼已经穿着浴袍在沙发上看报纸了。








“小心感冒,”丢给对方一条毛巾,不知道这人当初在国域塔进行封闭训练的时候是不也是这样不会照顾自己。看着对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又觉得眼前这个30出头的男人还是挺会保养的,看着水滴在锁骨处聚成一个小水洼,阿诚不服气地撇了撇嘴。








“阿诚,帮我找一套风衣出来,我待会儿要去见一个人。”明楼是不喜欢用吹风机的,那嗡嗡的声音总会让自己的头痛病更加严重。








“怎么,明先生一来上海就佳人有约?”还穿风衣,就不觉得冷么?








“确实是位佳人,更是一位故人。”明楼的目光变得晦涩起来,声音也带了一丝倦意。








明诚立刻明白了明楼的意思“汪曼春……”








 








明艳动人的女子如蝴蝶一样翩然而至,看到明楼立刻露出少女般明媚的笑容,“师哥,”跳起来抱住明楼的脖子,没有注意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恍惚。“真是好久不见,曼春你长高了呢。”调整了一下表情,明楼清楚地看到师妹眼中的迷恋,但更能引起明楼注意的是这个年近30的女人身上来不及遮掩的向导气质。








“说什么呢,我都多大了。”嗔怪地白了明楼一眼,小心收好了身上的向导气息。“师哥这次回来是……”少女的天真在汪曼春的身上并不违和。








“你会不知道?”点了点对方的鼻尖,看着对方因为这暧昧举动而红了脸颊,“原田熊二先生的飞机遭遇事故,情急之下周先生联系上了我这个经济学教授。汪助理想必也从南田总经理那里听说了吧。”微笑着看着师妹咬了咬嘴唇,眼睛却依旧注视着自己。看来这个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师妹确实是学到了不少啊,明楼心想。








“师哥这几年在法国过得如何?”虽然是在问明楼,汪曼春的目光却是停在了明楼身后的明诚身上。虽然面上带笑但明诚还是感受到了这个向导对自己的敌意。因为明楼没有隐藏和自己之间的精神绑定么?








但对方是女性,而且又是很重要的对象,明诚只能保持着完美绅士的笑容回答道“知无不言。”








我会告诉你们,想题目就用了3天么😂




总之我真的写了,坚持不会弃坑吧^_^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