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第二章

明楼回到酒店已经是深夜了,看着霸占着主卧大床的阿诚有点儿不忍心将他吵醒,但哨兵的五感本就敏锐,何况来得还是自己的向导。“怀旧进行的如何?”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明楼将大衣挂在衣架上。“还不错,晚饭的草头圈子酱汁浓郁回味无穷。”由于明楼后来和汪曼春一起去拜会对方的叔父也是初中时代的老师汪芙蕖了,明诚只能找个借口回到了宾馆,晚饭也就在路边随便吃了点儿。“我看这不是怀旧是怀疑吧。”因为腹内空虚,阿诚的语气并不算好。“雷记的擂沙圆,起来吃点儿,”看到对方的眼神瞬间明亮起来,又补充道“但别吃太多,不好消化。”

看着阿诚一脸满足地吃得满嘴都是赤豆粉,明楼觉得自己是在养仓鼠。“刚刚接到疯子发来的消息,与最后3名我方人员失去了联系。”

“他们有些人不是已经做到很高的职位了么,这么容易就……”阿诚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明楼。

“清理得很干净,应该是南田和汪曼春一起干的。”明楼伸手擦了擦明诚蹭到脸上的粉末,“为了胜利,我们只能变得越来越坚强。明天南田要见我,你也准备一下,一起去。”明楼揉了揉阿诚的脑袋,向浴室走去。

所以为什么要把赤豆粉蹭到我头上啊,我可是才洗得头啊!阿诚在内心抗议道。

 

南田洋子是个精明的女人,一个精明的日本女人。在谈话中对明楼百般试探都被巧妙地回避了重点。她也不心急,依旧是淡淡笑着,给明楼到了一杯红酒,言辞间不仅表达了对这位经济学教授的期待,也提到了明楼的身份“我听说明家大少爷曾经是塔里最优秀的向导。”生硬的中文让一旁的明诚觉得格外刺耳,但他不能表现出一点儿不耐,毕竟这次会面南田关注和试探的对象可不是只有明大教授一人。

“明某18岁进入塔内学习,明氏集团都是家姐在打理。”言下之意是要断了南田从自己这边牵扯明氏集团的想法。“至于塔内的学习情况,实在算不上美好,恕我不愿多提。”明楼面露难色,握紧了手中的酒杯,一口饮尽。正要把空杯交给阿诚,却被南田制止了。“明先生,不介意吧?”晃了晃自己的酒杯,杯中还有大半红酒。

“当然,”看着南田将杯中红酒倒入自己的空杯,“我来就是为了分一杯羹的。现在的明楼不过是一介凡人,倒是要多谢周先生的举荐和南田总经理的看重了。”

一番虚与委蛇下来,会见终于结束,阿诚开车载明楼离开了荣欣集团的大楼。

“周先生任命明楼为荣欣集团经济顾问,这步棋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看着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车辆,南田洋子眯起了眼睛,用日语对身边的秘书说道“让汪曼春来我这里。”

几分钟后,“南田总经理您找我,”汪曼春直视着眼前这个可以算是自己老师的女人。

“听说,你已经和明楼见过面了。”

“是的,他来到上海的当天下午就联系我了。”汪曼春没有丝毫隐瞒,将昨天和明楼见面的情况向南田洋子做了详细的汇报。

听完汪曼春的汇报,南田一脸玩味地拿出了一张照片,正是明楼和明诚。“我以为,你们是曾经的恋人。”

汪曼春面不改色“您也说了是‘曾经’。师哥在未鉴定倾向之前是我叔父的学生,15、6岁的孩子能懂什么爱情。”虽然这样说着但眼神里的怀念骗不了人。

“哦,那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南田指了指照片中的人。

“阿诚,是师兄的管家。”汪曼春的眼里闪过一丝恨意。“但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此话怎讲?”南田对此很感兴趣。

深吸了一口气,汪曼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们之间存在精神绑定。”

精神绑定,是向导与哨兵最高层次的相处模式,是精神层面的融合,据说经过精神绑定的两人是灵魂共享,同生共死。一般只有契合度超过90%的人才能做到。

“要不是因为那次意外,我师兄怎么可能选定一个B级哨兵进行绑定!”提到这件事汪曼春也不禁激动起来。

6年前的一次事件震惊了整个世界塔,作为亚洲最大的国域塔,13号塔楼彻底倒塌,20名哨兵及向导受伤,2名S级向导出现能力退化现象其中一人经过治疗被判定失去了作为强向导(一般指A级以上或具有特殊技能的向导)的能力。

“你能确定明楼已经失去了能力?”

“不是失去能力,是能力减弱。”汪曼春反驳道“当时情况紧急,如果没有及时进行精神绑定,师兄的精神图景肯定会完全崩溃,他也会迷失其中永远沉睡。”自己也是一名A级向导,在日本留学期间也对有关精神迷失方面的内容做了不少研究。

南田洋子并不是哨兵,当然也不是向导,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正是这样的普通人更能看清一些不易被觉察的内容。“测试一下他们!一周之后,我要看到结果。”



ps.所以最后主卧的大床是给谁了?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