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第七章

 “这么说,南田总经理您已经成功收服明诚了?”汪曼春已经换下了礼服。

“收服算不上,不如说是各取所需。”南田洋子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张报纸。“你那边的测试进行的如何?”

“明楼和明诚之间确实存在着间隙。即使他们确实进行了精神绑定,但他们的联接并不是出于双方自愿。我在明诚的精神世界中看到了一部分景象,从中能感受到他对明楼的不满。”

“强迫下的绑定么?”南田洋子若有所思“这倒是说得通。‘故地’那边最近有什么行动么?”

“得到消息,说是更换了工会s区的负责人,‘毒蜂’卸任了,接手的是个代号‘毒蝎’的哨兵。”

“看来我们要加速和明氏企业的合作进度了,不能让新来的监视官那么轻松不是么。”

虽然明楼之前的意思显然是不希望明氏参与到荣欣集团的发展中来的,但是这可由不得他决定。身份摆在那里,事实摆在那里,人言可畏,而媒体总是最好的催化剂。

 

“你给汪曼春看了我们初次建立精神联接的情景了?”满意地看到明诚坐到了床上。

“只是一小部分。”阿诚的耳朵已经红得发亮了。

“不同于浅层的普通联接,我一直坚信精神联接的过程必须也要是更深层次的体液交换……”

“根本没有这种说法吧,而且联接建立之后就不需要……”明楼没有让阿诚继续说话,微凉的嘴唇带来的是炙热的情感。

“让我进入你的精神图景……”明诚能清楚地听到明楼内心深处的渴求,而自己习惯性地顺从了。

自己的原始精神图景早已和对方的完全融合在一起了,树林和溪流,草原和湖泊,四种单一景象毫无违和的出现在眼前。

“清理得到是干净,汪曼春没在这里留下什么吧?”明楼蹲下身,将手放到溪流中感受着溪水的流动。

“应该是没有,她刚进来我就立刻引用了那天的景象把她赶出去了。”明诚在明楼身边坐下。

“不管对谁而言,那天的景象都太可怕。”眉毛拧在一起,“但那并不是你的错。”来自草原的风吹轻吻着明诚的脸颊。

“其实有时候,我会庆幸那天发生的一切。”看到明诚眼中的不解,明楼笑着继续到“你当时之所以会被那个疯子怂恿至少说明了一点,你并不想看着我和别的哨兵进行绑定。其实你早就有答案了不是么?在6年前,或者跟早的时候。”

明诚抱膝坐着,把脸埋在手臂里。他无法否定明楼的话,在明楼向他表示不想被塔来决定绑定对象的时候,在自己终于进入国域塔和明楼一起学习的时候,在被断定没有任何倾向的时候,自己所内心深处的惊讶、欢喜、悲伤,一切都与眼前的这个男人密切相关。也许在他将自己捡回来的时候,未来就已经被决定了吧……

猎豹瞎掉的左眼,泽鹿断掉的犄角,明楼精神图景中浑浊的湖水,焦黄的草原。这样的种种一直是明诚内心最隐秘的伤痛。从来没有间断过的罪恶感日日折磨着他,却又不能告诉那个本应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需要我再重复一遍么,你是我的亲人,是我的战友,是我的伴侣。我明楼认定的哨兵只有你一个,只有死亡能将你我分开。”喷涌而出的情感像岩浆一般粘稠而滚烫。

“即使是死亡也不能!”阿诚的眼睛亮亮的就像天上的星星。“我是你的哨兵,是你的剑也是你的盾,你是我的向导,是我的软肋也是我的盔甲!我的溪流终将汇入你的湖泊,你的微风也会吹入我的树林,我们都不会迷失,你在哪里,我也会在哪里!”如此真诚的表白几乎让明楼热泪盈眶,深处精神图景里的明诚果然要比平时诚实太多。

看到在草原上追逐嬉戏的两个精神体,明楼觉得就这样躲在精神图景中也是不错的选择……

动用了所有的精神触角去安抚着自己的哨兵,明楼知道他比一般的哨兵要敏感的多,怕痒怕痛怕寂寞。

鉴于第一次的情况的确是一次灾难,所以这次一定不能让对方再留下一点点儿糟糕的回忆了。所以当明楼全心全意只为了让哨兵感受到温暖和舒适而一边将手伸向对方的皮带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舒服得睡着了……

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在熟睡的人头顶留下了一个吻,钻进被窝将身边的发热体紧紧抱在怀里,心里发誓下回一定要做好充分准备!

ps.没有肉,但是有表白啊,单身狗的少女心已欠费。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