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第八章


自己在做梦,明诚很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尚在梦中,很舒适很放松,放佛徜徉在湖水中。他的向导很优秀,很有能力,精神触须的安抚胜过任何安眠药。然而那个长发的女人还是出现了,在梦境之中,红色的指甲扣住了自己的手腕“你会成为优秀的哨兵,你是最棒的哨兵。”魔咒一般的叮咛。尖锐了针头刺破了动脉,不知名的液体被强行打入体内。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迫切地想要从梦中离开。


“咚!”


明诚翻了个身,将脚收进被子里,而被踹到肚子的明楼只能躺在床边的毯子上默默流泪。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还想好好和自己的向导过个甜蜜周末呢……


再次入睡的明诚到是没在梦到什么。醒来之后,看到明楼已经洗漱完毕正带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头版的标题——合作共赢,明氏未来走向浅析。


冲了一杯牛奶递给明楼,扫了一眼报纸上的内容“他们是想用媒体绑架你!”


“看来是要改变策略了。”明楼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明氏这回肯定是脱不了干系了。”


“你会被大姐打断腿的,”阿诚有些心疼他的向导。作为明氏长子,虽然嘴上说什么“在明家我还是说的算的”,但现实总是比想象残酷。“你已经有方案了,是不是?”作为对方的哨兵,明诚能感受到他的平静。“你想将计就计?”


很庆幸自己身边能有一个这么了解自己的人,“南田既然那么觊觎明氏,那就给她好了。别忘了我手中也有明氏20%的股权。”


“大姐会扒了你的皮的,当初她为了明氏受了那么多苦。”虽然这样说,但阿诚也想不出有别的更好的对策,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完全相信自己的向导。


 


一大早,明秘书就走进经济顾问的办公室“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


“先说坏的。”明楼头都没抬。


“大姐回上海了。”清楚地听到对方吞咽口水的声音。


“好消息呢?”明楼扶着额头,忍受着神经的疼痛。


“工会那边给我们提供了一份人员名单,是能够对这次行动提供支援的人,我已经和他们取得了联系。”将名单放到明楼的办公桌上“其中S区财务负责人的真实身份比较特别。”


快速浏览了手中的名单明楼扬起了嘴角“干得不错。”拍了拍明诚的肩膀,“最近我也和南田讨论了一下关于明氏与荣欣集团的合作事宜,虽然我不觉得她已经完全信任我,但至少她会觉得抓住了我的弱点。对了,晚上有一个经济界沙龙,你和我一起去。汪曼春这回是要考验我咯,不要担心。”看到对方眼中的担心,明楼补充了一句。


但明诚担心的并不是这个,经济界人士的沙龙,大姐肯定也是被邀请了,虽然对于这种邀请,明镜董事长一般都不会亲自去。但如果真的碰面了,那一定是一番腥风血雨。最近各大报刊杂志的商业版几乎都是明楼入职日方企业,明氏集团有望加强与荣欣合作的消息,而明镜是最讨厌和日本人打交道的,毕竟明氏企业的上一任当家的死和日本人脱不了干系。


当初汪氏集团的当家人,也就是汪曼春的叔父汪芙蕖,因为垂涎明氏旗下的资产与日本的金融巨鳄合谋,策划了针对明氏企业董事长及其夫人的刺杀行动。明氏企业因此元气大伤,当时只有18岁的明镜在堂兄明堂的帮助下勉强稳住了局面,保住了明氏家业。但遗憾的是因为证据不足,作为主谋的汪芙蕖最终并没有得到法律的制裁。


汪曼春百无聊赖地晃着被子里的香槟,无聊的经济界沙龙,无聊的重要人士对话。要不是南田的命令,她根本不想和这些所谓的金融精英们共处一室,监视明楼明明还有其他方法,比如天天和他约会或者干脆建立一个史无前例的向导间的绑定。明楼很聪明,至少目前为止在自己面前并没有漏出什么破绽。他所表现出来的成熟男性魅力,那种勃勃野心中的脆弱,更让汪曼春深陷其中心动不已。


试探的石子已经就位,在明楼进入宾馆洗手间的时候尾随上去,在表明了自己是塔内情报人员之后,那枚石子就彻底没入大海了。将沾染血迹的眼镜片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看到慌忙赶过来的明诚。


“大哥”看到瘫软在地的尸体,明诚松了口气。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明楼擦了擦手上的水。


回到沙龙现场,明楼目光严厉地看了一眼汪曼春,“我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兴趣做清洁工了?”


知道是事情败露了,汪曼春拉着明楼的手开始认错。“并不是我想怀疑师哥,但南田总经理还是想求个安心。我……”


不等汪曼春把话说完,明楼已经站起身,注视着不远处正向自己走来的熟悉身影,眉头紧锁。


“大……大姐,”明诚显然拦不住已经注意到明楼的明氏董事长。


“我到不知道,明顾问真是好兴致。”狠狠地瞪了一眼明楼,在看到汪曼春的时候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缝。熟悉明镜的明家兄弟默默对视了一眼,看来今天的暴风雨是躲不过去了。


“不知明董事长有何贵干啊?”明诚看着汪曼春的眼神满是同情,这个女人是太不了解怒火中的明镜了,她那愚蠢的举动简直是自取其辱。


果然,明镜笑了,笑得让明楼浑身发冷。“汪小姐,我在和我弟弟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你是我们家明楼的什么人啊?”


“我……”


“不过既然连我这个做姐姐的都没有听说,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身份吧。”完全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现场很多人都因为明镜刻意扬高的声音看向了这边“没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弟确实去那个不知所谓的公司做了什么经济顾问,但这和你汪曼春有什么关系?”


做叔父的汪芙蕖看不过去了,出声制止道“大侄女啊,你这是干什么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哎呦,我说汪叔父,是你本家侄女在这多管闲事自取其辱。还有,汪氏既然已经不复存在,就不要一天到晚把什么邀请函往我那儿送,还有……”从手包中逃出一封信狠狠拍在桌子上,从已经拆封的信口处露出了半截刀片“我明镜18岁接管明家,也不是吃素的!”


ps.恭喜大姐上线咯!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