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第九章


看到面带微笑注视着自己的大姐,明楼已是全然放弃抵抗了。


“回来多久了?”正常长姐的关怀。


稍稍松了一口气“一个……”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你是长本事了啊!”


反应最快的是汪曼春,她挺身挡在明楼前面“你怎么打人!”


“我是在教育我的弟弟!”明镜更是理直气壮“汪小姐还是要注意身份,你和明楼之间就算之前有过什么也已经过去了,我奉劝你,有些事还是忘了的好。”满意地看到汪曼春红了眼眶“况且我可没有忘记家父的遗训,对汪家人我向来是态度明确立场坚定的。汪小姐不过是我家明楼翻过的一本书,但只要我活着,你就绝对落不到我弟弟的床头。”话音刚落,伴随着汪曼春的怒火,她的精神体直接冲向毫无防备的明镜。


“汪曼春!”还好一直观察着汪曼春的明楼及时阻止了她。金色的猎豹一爪子扑住了白狐的尾巴,将它按在地上。


作为普通人的明镜并没有看见刚刚的惊心动魄,但明诚和明楼都是后怕不已。“打算什么时候回家?”明镜注视着明楼的眼睛,并没有期待对方的回答“如果今天不会回来,明天就不用姓明了!”


“阿城还傻站着干什么?!”见明镜要走,明楼立刻出声招呼明诚。


“大姐我送你!”明诚伸手去给明镜开门。


“你可真听明楼的话!”丢下这句话明镜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昂首离开了。


花了半个小时终于安抚完情绪激动的汪曼春,明楼觉得精力要被耗尽了。回到宾馆,看到明诚正在收拾行李。


“你注意到了吧,”阿诚头都没抬“当时大部分人只是惊讶于大姐扇你的那个耳光,但……”


“但有一个人却因为汪曼春的精神体而惊讶”明楼伸手想要帮忙,却被明诚打了回去。


盖上行李箱的盖子“你对那个人熟悉么?”


“高木,南田的私人助理。”明楼揉着自己被阿诚打过来的手,讪然一笑去给自己倒水。


“人事资料上记录此人并非向导也不是哨兵,只是个普通的日本人,但他刚才的行动却表明……”


“藤田芳政……”明楼觉得自己倒的水没有阿诚倒的好喝。“高木是藤田方政的手下,那个老狐狸不可能安心让南田一个人在S区主持大局。南田确实是个能力不错的普通人,但毕竟是普通人,虽然身边有汪曼春和梁仲春这样级别不弱的向导哨兵,但日本人还是更信任日本人。”


看见明诚把夹袄和加厚衬衫都摆在床上,明楼有些不懂“这些我都要穿么?今天的天气并不冷啊。”


“但明公馆的天气可不好!”阿诚撇撇嘴“有备无患吧。对了,你回来之前我和‘毒蜂’联系了,明台通过了测试,正式加入了公会。”


 


回到明公馆,明楼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发软,阿诚递给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敲开了大门。开门的是明镜的秘书也是明公馆的管家阿香。“大小姐在楼上呢,说是等大少爷回来就让他直接上去。”阿香的眼中满是担忧。


明公馆二楼左边是大姐的房间、右边是阿诚的房间以及,明楼咽了咽口水,小祠堂。明家是世家是名门,列祖列宗的牌位都供奉在小祠堂。老实说除了过年的祭祖,明楼根本不愿意踏入这个地方。推开门,看见明镜正坐在太师椅上摆弄着家法——一条黑色的皮鞭。


“跪下!”明镜道。


明楼老老实实地将公文包放在一旁,跪在了牌位前的软垫上。


看见弟弟这么听话,明镜心中更是怒火难平,“说,这是怎么回事?!”明镜将一份报纸丢在明楼面前,头版标题赫然写着“明氏易主:联结荣欣与明氏的男人——明楼”,但这份报纸其实不过是披着经济类刊物外皮的八卦新闻。


“大姐什么时候也看这种报纸了?”


“不要给我打岔!”一鞭子抽在明楼左臂。


倒吸一口冷气,后悔自己没有听明诚的话多穿几件衣服,好歹也能挡挡。


“明大公子,清醒些了么?!”明镜完全没有放过对方的意思,“你看看你自己,做的都是什么事儿!明氏你是瞧不上么?去给日本人做事!还有那个汪曼春,你是不知道她叔父做了什么‘好事’么!回国以后不回家住,反而去住宾馆,还拉着阿诚,你是把阿诚当仆人了么?!”明镜越说越气扬起鞭子有给了明楼一下,“说话!”


“明楼不敢!”本来想把精神体放出来抵挡一下,但那只傻豹子也是被明镜的威压吓成了一只蠢猫。“这次回来本就是受人所托,加上时间匆忙家中无人就暂时住在宾馆,万万没有把阿诚当做仆人,至于为日本人办事,只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不该做到我是断不会招惹的。”


“那汪曼春呢!你和她是不是……”


“不是!”明楼立刻否认,自己年少时确实挺喜欢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师妹的,但也只是喜欢,加上杀父之仇,自己和她之间早就是往事如烟“大姐,我要和你坦白的只有一件事!”踩着高跟鞋的明镜比明楼矮不了多少,更何况此时的明楼还是跪着的,在对方迫人的压力下明楼只能尽量转移明镜的关注点。


ps.大哥要放大招了!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呀:-D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