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第十章


见明楼终于下楼了,也没有像想象中那样一瘸一拐,明诚总算送了口气,但当他跟着明楼走进卧室顺手替他脱掉外套时,很清楚地听到对方忍痛的吸气声。“大姐打你了?”


“下手真狠,毫不留情!”明楼捂着左肩。


“豹子也没替你担这点儿?”明诚扫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猎豹。


“哼,不要和我提那只怂猫!”明楼发现自己的精神体真的是摆脱不了猫科动物的习性,在被明诚抚摸脖子的时候发出满足的“呼噜”声,有些羡慕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把自己的精神体也放了出来,看着猎豹翘着尾巴去追泽鹿了“但大姐这么快就放过你了,倒是有点儿出乎意料。”


“关于这一点……”敲门声打断了明楼的话。


“大少爷,大小姐问你卧室需不需要换一张更大更结实的床。还有,阿诚哥,晚上吃什么?大小姐说,外面的饭菜你肯定是不喜欢的,让我准备些你爱吃的!”阿香脸上的笑容有些微妙。


接着就是阿诚报菜名环节,阿香拿出小本子记好,转身离开了。


“说吧,你和大姐说了什么?怎么还和我有关?”注意到对方闪烁的目光,阿诚突然就明白了,“不会吧,你告诉她了?”


“情况紧急,大姐发起火来你也是知道的。”


“我以为至少能瞒住大姐,”阿诚瘫坐在床上,把脸埋在手掌里“毕竟她是普通人看不见我们的联结……”


“大姐可精明着呢,你以为能瞒她多久?而且连汪曼春都知道了,我有必要瞒着大姐么?”明楼拍了拍阿诚的背。“还是说你对我有意见?”


“不是的!”明诚有些激动地反驳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想,只是……”


“你觉得对不起大姐?觉得把我拐走了大姐会伤心难过?”明楼抿嘴一笑,伸手把阿诚的头发揉乱“我家阿诚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啊!对自己有点儿信心,你可是我的哨兵啊。不过大姐怎么突然要让我换大床了?难道我的体型已经到了连大姐都要担心床承受不住的地步了么?”


“在普通人眼里,绑定就……就意味着着结……结……”难得看到阿诚结结巴巴的窘迫模样明楼觉得格外有趣。


“结婚?”一边帮他把话说完,一边伸手抱住自己的哨兵,同时动用向导的能力缓解着对方的紧张情绪。“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吧,等这次的任务结束,我就……”


“大少爷,大小姐说为了你的身体健康,今天的晚饭要减半!”阿香在门外传达了明镜的命令。


明诚忍不住笑出了声,顿时一切浪漫暧昧的气氛都消失得一干二净。“对了,刚刚收到公会消息,‘毒蝎’明天会到达s区。”


“香港的任务算是结束了?比我想象中要久太多。”对明台那个弟弟明楼一向是严格要求的。


“因为中途和他搭档的女性向导出了点儿状况,不过也是顺利完成了第一个公会任务。”阿诚为明台开脱道“他现在还不知道你的身份,这在以后的行动中会不会不太方便?”


“该让他知道什么不该让他知道什么,我心里有数。而且他明天肯定不会回家住,大姐那边我们也要帮着打打掩护,这个小弟从来没让我省心过!”看到这样抱怨着的明楼,阿诚偷偷笑了。


 


虽然和明楼谈过了,但明镜还是觉得有必要再和阿诚谈谈。和明台不同,明诚一直是个老实懂事的孩子。也许是10岁前的经历太过残酷,刚来明家的时候明诚和谁都不亲近,自己当时也是为了明氏东奔西走,对这个二弟疏于关心。等到一切都安定下来,又发生了明台的生母为救自己而亡,终于办理完明台收养手续,明诚已经变成和明楼异常亲近的孩子了。有时候自己也是会嫉妒明楼,为啥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就知道惹是生非,而那个被他捡来的明诚就生的这么懂事。现在想来,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当初为什么是明楼捡到了阿诚,当初为什么阿诚会觉醒成为哨兵。


“大姐,你找我。”明诚走进房间,就被明镜脸上的笑容吓了一跳。


“来,来坐这儿。”热情地招呼阿诚坐在自己身边,“你也知道,我那个弟弟啊,毛病不少,但……”


“大姐,我和大哥都相处了15年了。”受不了这种相亲推销人般的口气。


“但现在关系不是不同了嘛,阿诚你是个好孩子,把明楼交给你我也放心……”明镜拉着明诚的手说了很多,完全没有注意对方已经建立了精神屏障将一切外部信息隔绝了。


“过几天我要去一趟苏州,有些公司的事情要处理。”明诚接触屏障的时候,正好听见明镜的这句话。“你和明楼要好好待在家里,我年前肯定能回来。”


苏州设有一个公会据点,最近公会针对荣欣集团有很多次或大或小的行动,明镜这个时候去苏州着实引起了明诚的注意。


“你觉得大姐这个时候去苏州是为了公会的事情?”明楼看着正在为自己准备睡衣的阿诚。


“我不能确定,但公会最近确实要对荣欣集团有重要行动了,大哥你知道什么内幕么?”


“上周市场部的例会你没参加?”


当时明诚是被南田叫去采购设备了,“会上说了什么?李秘书还没有把会议纪要传给我。”


“有一批重要的货物,下个月初会从缅甸运到上海。”明楼换好睡衣在新买的床上坐下。“公会收到消息,这批货不能让它顺利到达S区。”


“和‘死间’有关?”阿诚有些疑惑“他们不是并没有得到‘死间’的完整配方么?”


“但重要原料还是要提前准备。”明楼皱起了眉头,“大姐去苏州也许真的和公会有关,当初在明台的母亲身上发现了带有公会标志的信纸。”


见阿诚转身要走“要去哪儿?”


“睡衣都给你准备好了,我当然是要去睡觉啊?”明诚被问得莫名其妙。


“你要留在这和我睡!”明楼宣布道。


ps。你说下章会有肉,我怎么不知道?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