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十二章

明楼接到了大姐从苏州打来的电话,先是一段莫名其妙的寒暄“我在苏州见到桂姨了,”果然是有下文,明楼的头又开始疼了“她的日子很不好过,身体很不好,也没有收入来源,我……”

“大姐!”明楼打断了对方的话“你不会忘记那个女人是怎么对待阿诚的吧!”

 

十五年前,10岁明诚被明楼在由国域塔到明公馆的路上捡回了家。瘦瘦小小的阿诚显得比实际年龄还要小,黑黝黝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桂姨的养子,明楼是见过的,逢年过节明公馆的桂姨也会带自己的养子出来露露脸,但也只是露露脸,很快就回去了。记得第一次见到阿诚,白白嫩嫩的小脸很是可爱,大大的眼睛里都是天真和好奇。而现在的阿诚,周身都是拒绝的气息。明楼运用在国域塔中所学的向导技巧对阿诚进行了浅层的催眠,同时也感受到了这个孩子所遭受的苦难。

阿诚生命中的魔鬼正是他的养母桂姨。

言语上的羞辱,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恐吓……明楼皱着眉将陷入昏迷的小阿诚抱在怀里,做了一个对他的人生至关重要的决定。

拒绝了明镜的求情,将桂姨赶出了明公馆,并办理了对阿诚的收养手续。明楼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给阿诚洗澡时的场景。

当时的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骨瘦如柴”,什么叫“形销骨立”。温柔的用沾着温水的湿毛巾擦拭着小阿诚满是伤痕的身体,割伤,烫伤,甚至在阿诚的手臂上还发现了针孔的痕迹……感受到对方轻微的颤抖。“水温可以么?”

“很暖,很舒服……谢谢大少爷。妈……妈妈,她一直只让我用冷水的……”

明楼的鼻子有些酸,他想起了离家的阿诚藏在口袋里的饼干,“她不再是你的妈妈了,也不要再叫我大少爷了。我是你的大哥,你是我的弟弟!”

 

桂姨这样的人,这样的狠心又无情,明楼是不可能让她再回明公馆的。

“桂姨当时是心理出了问题,医生的诊断书也出了,现在她的精神状况已经改善不少了。”明镜还是念着旧情,毕竟当初桂姨在明家也是干了10多年的保姆了,明镜算是被她一手带大的。“你劝劝阿诚,先让桂姨在明公馆养养身体,等她找到以后的出路再让她离开。。”明镜放软了语气。

“这……我肯定是劝不了的。”明楼本来就心疼阿诚,更何况现在自己和阿诚又是那么亲密的关系了,总不能因为大姐的一句话就让阿诚受委屈。

“你试试啊!”明镜有些急了,“算了,明天我回去,亲自和阿诚说!”不等明楼回复,明镜就挂断了电话。

 

“明氏股东会的相关事宜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现在就是要通知作为董事长的大姐来主持……”

“你觉得大姐会同意?”明楼放下手中的文件“这次还是交给副董事长吧!”

“这次大姐会扒了你的皮的,你有没有想好这次用什么借口?”阿诚接过明楼递给自己的文件。

“……”难得一见的沉默,明楼捂着脸趴在了办公桌上。

这几天因为明氏的关系明楼显得格外疲惫,虽然公会提供了援助者的名单,但对方到底愿不愿意帮忙还是要明楼亲自出面商谈。

阿诚有些心疼,不禁伸手摸了摸明楼的头顶,“大哥你辛苦了……”

明楼抓住阿诚的手,轻声道“还好有你。今天晚上不用去码头吧?”阿诚连着三天晚上都在帮梁仲春运货,明楼新买的卧床显得实在是太大了。

“但,先生,您今天约了汪小姐在上海饭店共进晚餐。”明诚抽回了手,脸上的表情满是揶揄。

最近阿诚从梁仲春那里得到了很多重要情报,比如那批原料的运送日期和转运地点,比如2个月后藤田方政会从日本来到S区,比如南田洋子对明楼的怀疑依旧没有消除……

明台通过公会接到了炸毁运输原料的列车的任务,任务等级为A。执行任务的当晚,王天风对他最看好的学生叮嘱道“尽量低调!”

然而列火车被炸飞的同时漫天绽放的绚丽烟花让王天风再一次感受到了作为教师的失职。

南田非常恼火,作为普通人的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打击,远在日本的藤田收到消息之后狠狠地训斥了她,言语中流露出的对普通人的蔑视让南田格外愤怒。没有觉醒为哨兵的自己难道注定要低人一等么?!将怒火发泄到身为总经理助理的汪曼春和梁仲春身上,南田拨通了一个号码,催促着自己手中最重要棋子尽快行动!

明镜从苏州回来的当天,明楼放下手中的工作和阿诚一起来到火车站“让阿香来接我就行了,你们那么忙!”明镜把箱子递给明楼,同时递给他了一个询问的眼色。

“今天正好有空,当然要亲自来接大姐!”一手提着箱子一手挽住明镜的胳膊,轻轻摇了摇头。

知道明楼没有劝服成功,明镜有些不高兴。“对了大姐,您不在的这几天,明堂兄来家里和我谈了谈。说是明氏企业的董事们提议在年后召开一次股东会,内容是关于明氏企业未来的发展……”

ps。大姐要被大哥忽悠了╮(╯▽╰)╭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