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十三章


新年当晚,明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阿香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


“大少爷和阿诚哥今天要加班,让我们不用管他们了。”阿香把饭菜端上桌。


“不用管他们,你还烧那么多菜做什么呀!”明镜抱怨道。


想到小时候,明台刚来明家,还有点儿怕生,明楼和阿诚为了逗小弟开心在新年买了好多烟花,那场景可漂亮了!


“那小子还真有本事!”明楼终于把几近崩溃的汪曼春送回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虽然知道明台扬言要在除夕夜送给汪曼春一份大礼,但连明楼也没料到他那个不省心的弟弟会直接把汪曼春的叔叔送上西天。


“汪芙蕖他也是咎由自取,而且明台这么做也让我们以后的任务更容易完成了。”明诚倒是很护着明台。“同时对汪曼春也造成了打击。”


“哼,‘疯子’教出来的学生也是‘疯子’……”明楼小声嘟哝道。


“回家之前,去买点儿东西!”明诚发动车子,向城南开去。


吃过晚饭,明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着相册。明楼小时候是多可爱的孩子,现在怎么变得那么让人看不透了呢。之前说要召开股东大会,自己作为董事长怎么不是第一个收到消息的呢?作为副董事长的明堂为什么要直接找明楼,而不是先联系自己?自己的弟弟再不争气也不会把自己一手经营的明氏给卖了吧……


烟花的声响惊动了明镜,匆匆出门看到的是立在灿烂烟火前的一道修长人影以及一道不那么修但也挺长的人影。


两人转过头,明镜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所谓的家人就是要在这样的日子里聚在一起啊,一起吃年饭,一起放烟花……


“大姐,新年好!”明楼说。


“新年好,大姐!”阿诚说。


“红包拿来!”两人齐声说,同时向明镜伸出了手。


明镜笑骂着佯装去打两人的手“你们两个贵庚啊!”


“长姐如母,在您面前啊我们永远是孩子!”明楼忙不迭地说着好话,阿诚也在一旁帮腔。


“你们呀……”明镜拉过两个弟弟,“还真是铜墙铁壁,沆瀣一气!”在两人背后狠狠拍了一下。“还是我们家明台最听话,如果他……”


“大姐~”人未到声先至,不是明台还能是谁?“听说要发红包啊,有我的么?”身为哨兵五感当然十分敏锐。


楼诚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而明镜已经红了眼眶。在明家最能影响明镜的果然还是这个小少爷。明台三步并两步给了大姐一个大大的拥抱,惹得明镜又笑了起来,抬手去拍对方的脑袋。


“你这个小祖宗,不是说今年不回来么?!”明镜搓了搓对方冻得通红的耳朵。


“是啊,我当初在塔里接受训练的时候,可是不允许没事儿往家跑的。”明楼询问道。


回答他的是明台大大的白眼,“明台?”明诚叫了一声小弟的名字,看到对方立刻抬头挺胸立正站好。


“塔内出了新规定,允许学员在节假日回家。听老师们说自从6年前那次事件之后,国域塔基本都搬去了北方,在上海只是设立了几个分支测试机构。不少学员家长对塔倡导的全封闭训练模式提出了质疑。经过长期谈判塔才妥协,决定给学员自由支配的假期。”明台老老实实地向明诚汇报道。


“总算还是有点儿人情味,”明镜拉着明台的手往屋里走,“快进来,外面多冷啊!你们两个记得帮明台把行李搬进来啊!”对楼诚两人吩咐道。


“这个小弟啊,从小到大最会哄大姐开心。”明诚笑着跟了上去“把行李搬进来啊!”对身后的明楼吩咐道。


无奈地提起明台放在地上的行李箱,明楼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愈发岌岌可危。


明台很不乐意地接受了明楼送的新年礼物,“怎么又是皮带啊?”小声抱怨着。


“大哥的意思是要牢牢把你拴住!”阿诚一边吃饺子一边回答了明台。

“那为啥不送领带啊,我在杂志上看到一款手工领带,阿诚哥……”讨好地给阿诚夹了一块牛肉。


阿诚一口吞了一块牛肉“早准备好了,吃完饭给你拿,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看中的那款。”


吃年饭,阿诚把之前准备的油画作为礼物送给了明镜,又从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了送给明台的领带。


“谢谢阿诚哥!”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果然是自己喜欢的款式。


“阿诚啊,这画叫什么啊?”明镜对绘画不太了解,只觉得是阿诚的一片心意,自然也是喜欢的。


“无题。”


“家园!”


“到底叫什么啊?”明镜看着面面相觑的两人。


“家园!”见明楼一副绝不妥协的样子,明诚也就随他了。


新年钟声响起,大家互道新年快乐,明镜也很大方地给了三个弟弟一人一个红包,虽然明楼觉得小弟的那个比自己的厚很多……


回到房间的明楼很高兴阿诚也跟着进来了,“怎么准备给我新年礼物啦?”满怀期待地看着阿诚微微泛红的耳朵。


“昨天不是给你了一支钢笔么?”给明楼准备好睡衣,“我是想问,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哨兵敏锐地感受到了自己向导的欲言又止。


明楼犹豫了一下,但考虑到如果真把桂姨的事儿说出来,可能真的会让这个年都过不好,“就是想,你今天是不是要给我一点儿甜头……”直接把阿诚抱了起来丢到床上……


ps.给我点儿写肉的动力吧!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