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二十一

这个世界最初是没有向导哨兵的,所有人都是普通人。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生产力逐渐无法适应生产关系,加上能源的争夺,终于爆发了战争……

而哨兵也因此而诞生了,最初只是身体略强于普通人的战士,但渐渐的,凭借科学技术,药物和训练微小的差异越来越大,战士的身体素质和五感灵敏度都成倍地高于一般人类。但就算如此这样的战士也依旧是人类。真正让哨兵超脱于普通人范畴的是一次陨石坠落,当时正是欧亚战场战况胶着之时,陨石突然从天而降,甚至没有被任何设备检测到。

有人说这是上天对人类的惩罚,是天降之罪。

然而就是在这次宛如地狱的情况下,哨兵诞生了。极少一部分强壮的战士们在天罪中活了下来,其中更是有人具备了基本上与现代的哨兵一致的异能,他们就是“始祖”。

“始祖”们凭借自己强大特殊的力量帮助国家获得了胜利,但随之而来的确实力量的反噬。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始祖”们一个接一个地陷入了沉睡。有人说是因为国家政权惧怕他们太过强大的力量而策划的阴谋;有人说是因为战争结束已不需要这样的力量;更大众的说法是因为“始祖”过于强大的精神力无法被控制所以才走向衰亡……总之在众说纷纭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哨兵和普通人结婚了,但他却在孩子们出生后神秘消失了,成为了一个传说……

本以为哨兵就此终结,却发现那些孩子,那些孩子的孩子,身上所具有的力量也是异于常人。他们中有的是如同“始祖”般的哨兵力量,还有的就是能够安抚哨兵精神控制情绪的力量,具有这种力量的人就是最初的向导。

科学家们将这些哨兵向导的血清提取出来进行分析,并将其用于医药用于治疗饱受战争摧残的人民。而那些因此而痊愈的病人的后代也逐渐出现了或是哨兵或是向导的力量……

接着为了加强对哨兵和向导的管理,那些号称是和平维护者的人们建立了塔,虽然之后也出现过几次哨兵的暴走和向导的游行。但至塔建立之后哨兵向导和普通人的关系也算是逐渐稳定下来。毕竟一个家庭中也会出现,姐姐是普通人,哥哥是向导,弟弟是哨兵的情况……而相比于属性,亲情才是更重要的。

但政府逐渐发现“始祖”之后的哨兵能力正逐渐减弱,就算是能力评级中为S的哨兵其能力甚至不到当初“始祖”的十之一二。于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始祖”计划终究是开始了,那些被判定继承了“始祖”基因的孩子被送进了实验室,在这座银色的塔中接受了最残酷无情的实验。

看着落满灰尘的手术台,明诚觉得一阵恶心,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阿诚先生?”南田注意到了阿诚的异样。

“我出去透口气!”这样说着,阿诚跑出地下室,跑上了二楼的阳台,而南田也在吩咐了一个保镖将实验室材料送到荣欣档案室之后,紧紧地跟着明诚来到了二楼阳台。

“阿诚先生这是怎么了?”

“毕竟是我也是哨兵,这种不知道折磨过多少哨兵的地方,我实在是有点儿受不了。”阿诚虚弱地笑了,眼角飘到不远处的建筑中一闪而过的亮光。看来大哥也已经就位了,阿诚用身体挡住南田的视线。

“不知洋子小姐是不是已经可以消除对我的怀疑了?希望您的手下动作快点儿,毕竟已经有人盯上我们了。”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阵轻响,一朵血花绽放在他的左肩。

意料之外的情况,已经完全打乱了南田的计划,她俯下身将阿诚拖进屋子里,“阿诚,你现在绝对不能有事!”这样说着南田将受伤的阿诚交给了一个保镖,“带他去医院!将今天的事情由M线路汇报给藤田长官!快!”南田用日语吼道。

由于位置的劣势,南田无法判断开枪的人到底身处何处,只好和最后一个保镖一起,选择暂时撤离。

离开油漆厂时,发现来的时候开的两辆车已经被送资料保镖和送阿诚去医院的保镖开走了,剩下的就是阿诚开过来的那辆属于明楼的车了。当她用留在车上的钥匙发动汽车的时候,南田并不知道这辆车到底会带她驶向地狱……

而当守在郊区小路上的明台看清车内驾驶员的一刻,差点儿欢呼出来……

咖啡杯里残留药物被明楼倒掉了,等汪曼春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已经被明楼调整过的时钟,“怎么回事,我昏过去了五分钟?”隐隐的头痛让汪曼春有些难受,“师哥,我……”

“你大概是病了,南田总经理给你的压力太大了。”体贴地递给她一杯温水,明楼决定尽快将她送回家,毕竟现在占据他脑海的只有阿诚和他的伤势。

ps。强势解读世界观!求萌萌的读者评论(*^__^*)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