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二十三

一大早,明楼就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周先生的、汪曼春的、梁仲春的甚至连藤田芳政都给他打了个国际长途。南田的死讯穿得飞快,今天的各大晨报都是关于此事的各种传言。对于这个深入简出,年过30的独身女子,而且还是外资企业的重要负责人,坊间的谣言可谓极尽想象力。情杀、仇杀、利益纠纷……

“都可以拍一部连续剧了!”明楼评价道。虽然是周末,但他还是要去一趟公司稳定人心、主持大局。

“下午就让明台和你一块儿去接大姐吧。一想到桂姨就要回来了,我们在家里还是要注意一些。”明楼拍了拍还趴在床上的明诚,毕竟是病号昨天晚上明楼把大床让给了哨兵,自己在沙发上将就的睡了一晚。

为什么不睡客房的床呢?对此,明楼的解释是,开什么玩笑?我当然要和自己的哨兵睡一间房!

“把钱留下,等会儿我要去把昨天被打碎的东西补回来。”阿诚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你不是从梁仲春那里捞了不少好处费么?”

“好呀,那我等会儿就去找他要钱。”阿诚从被窝里露出了一双眼睛。

“别别别,我给钱,我给钱。”明楼掏出钱包,从里面数了5张纸币。看了看阿诚,狠狠心,把纸币装好,把钱包放到枕头边。“我先去公司了。”亲了亲哨兵的额头,明楼离开了房间。

明台透过窗户看到明楼走出大门,立刻从床上爬起来。

推开明楼卧室门的时候,明台看到的就是一脸满足坐在床上数钱的明诚。静静地看着对方数完钱,明台开口“阿诚哥,你和大哥相处的时间久,他到底是怎么计划的啊?昨天晚上讲了那么多我怎么一句都没听明白?”

“那是你傻,”阿诚满意地将钱放好。“去准备早餐!”

明台可不敢反抗同为哨兵的明诚,虽然资料上显示他不过是B级哨兵,但领教过阿诚真正本事的明台从来没有赢过他这个二哥,“油条还是生煎包?”

“豆花。”明诚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

在明家,虽然明楼对外声称自己说得算,但随时都能抽自己亲弟弟巴掌的明镜显然比明楼地位高,但在明台面前,说一不二的明镜立刻变成实力宠弟好姐姐,而“混世魔王”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明台最不敢招惹的就是阿诚。

“吃完饭和我去市场买东西,下午一起去机场接大姐。”对明台买回来的早餐颇为满意的阿诚下达了今天的行程安排。见明台的情绪依旧低落,阿诚好心地补充道“大哥的意思就是让你服从命令,不要随性而为。”

“那,阿诚哥”明台放下筷子“大哥他到底在替谁做事?”明台问得认真。

阿诚也放下碗筷,认真回答道“大哥在提谁做事我不关心,但我是在替大哥做事!”

这种于无声处秀恩爱的行为是不是要罚款啊!明台在内心呐喊着,却不敢说出来,只好风卷残云般的解决了早饭跟着阿诚去采购了。

为什么明台最听明诚的话?这一直是明家的未解之谜。甚至连当事人都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仿佛就是在被探测出具有哨兵倾向之后明台就再没反抗过阿诚,当然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如果不动用哨兵能力真打起来,自己在阿诚面前根本站不过5分钟。就算动用了精神体,自己的那只笨鸟对阿诚的泽鹿也是忌惮得不得了。

来到机场发现阿香和桂姨都不在,“她们先回去准备晚餐了,”明镜对阿诚说,“明楼呢?他是不敢来见我么?!”

“您也知道,昨天的事儿已经让荣欣集团简直乱成一锅粥了。”阿诚替明镜拉开车门,体贴地伸手挡在车门上端。

“对了,阿诚顺便帮我送送王先生吧。”顺着明镜的目光看去,一个黑衣黑帽的人正提着箱子站在不远处。

真是一个优秀的向导,明诚皱起来眉头,身为哨兵的自己居然根本没有发现这个刻意隐藏气息的向导的存在,想到这里明诚恨不得剃掉那个人的两撇小胡子。

而明台更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位王先生微笑着向自己走来。

“这就是明女士的两位弟弟,真是一表人才器宇不凡。”

既然要演,明诚到不介意配合他,“先生也是一派英雄气概。”皮笑肉不笑地接过行李。“不知王先生是如何认识家姐的?”

“王先生可是帮了我大忙!”明镜把王天风推进后车座,“在意大利遇见了窃贼,还好有王先生帮忙寻回失窃物品。”

“那还真是要感谢王先生了,不知王先生来上海是……”、

“看望表妹。”王天风回答道,对依然处于精神迷茫状态的明台动用了一下精神刺激。

终于回过神的明台,继续坐在副驾驶上发呆。也不知道既是塔内老师,又是工会S区负责人的王天风和阿诚关系如何,但至少从气氛上来说绝对算不上融洽。

本来只是说送到表妹的公寓,却被告知这几天修路挖断了水管,于是明镜提议“不如都去我那儿暂住吧!”

看着吃着棒棒糖的少女也做到后座,明台觉得自己大概确实是有点儿傻掉了……

“这是我的表妹,于曼丽,目前在上海念书。”王天风面不改色地介绍着。

“姐姐好!”于曼丽嘴甜人美,很讨明镜欢心。

而此时坐在驾驶位的明诚已经开始担心晚上回家的明楼的血压了……

ps.下章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先给大哥点个蜡吧╮(╯▽╰)╭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