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二十四

忙完手上的工作到家时已经差不多晚上6点了,明楼把公文包和大衣递给阿诚的时候对方并没有接。看了看门口多出来的鞋子,明楼低声问“怎么家里有客人?”

阿诚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大哥他的死对头不远万里从维也纳来到了明公馆……

但没等到阿诚说明情况,王天风已经来到玄关处一脸玩味儿地看着明楼。转身问明镜“这位就是明家大少爷?”

“一个不成器的,让王先生见笑了。”明镜瞪了明楼一眼,“马上就开饭了,王先生也快入座吧。”笑着招呼道。

“阿诚?”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是大姐从维也纳回来就带了一只毒蜂……”阿诚压低声音解释道。看到桂姨瞟向自己的目光又立刻收起所有表情,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此时的明楼基本上也是迷茫地,但他掩饰地很好,在饭桌上的一番交谈,也大概掌握了王天风此次行动的目的。

“当时我是真没想到窃贼居然就是那个翻译,那些甜言蜜语倒是他行骗的谎话了!”明镜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她在意大利遭遇窃贼的过程。

“到不完全是谎话,”王天风给明镜夹了一块儿珍珠丸子,“明女士确实是如珍珠般美丽的女性。”

“王先生别拿我打趣了,都一把年纪了。”明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女性的魅力在年岁的打磨下越发璀璨。”一本正经地称赞让明镜红了脸。

而一边的明楼则是一脸呆滞,从没见过这样的大哥,阿诚倒是觉得十分新鲜有趣。明台则是和曼丽在一边说着悄悄话。

阿香对本想好好观察这两位陌生人的桂姨说“桂姨您说,我们家今年是不是要办喜事咯?”

一顿饭吃下来也是相当耗费精力。

吃完饭,明楼趁明镜不注意拽着王天风躲进书房,阿诚紧随其后。明台刚想跟上去,就被于曼丽拉住了,示意他看好剩下的3个人。

“你这次是来保护明家的?”明楼开门见山地问道。

“为了计划顺利施行,上头排了这个任务给我。”王天风耸耸肩“你以为我想替你看家?”

“是塔还是公会?”明诚挡在明楼和王天风中间。

“有区别么?反正就是这两天,藤田要来S区了,上头也会对姓周的有所行动,你们也要抓紧时间!”

“抓紧时间,你说得轻松,南田一死藤田肯定会怀疑到我身上,现在动手肯定达不到目的!”明楼被阿诚挡着不方便直接和王天风动手。

“那个女人的死还不是你自己造成的,现在又来抱怨任务难度了?”王天风毫不退让。

“好啦!”被夹在中间的阿诚有点儿烦了。“情况复杂,疯子你也不要这么咄咄逼人!”看到明楼一脸得意,又补充道“但时间确实不够用,我们真的要快点儿想出方案,阻止‘死间’的研发。”

“不过在此之前,”王天风的精神体突然将阿诚包围起来。

“你干什么!”明楼的猎豹正要上前驱赶胡蜂,却被阿诚的泽鹿挡住了。

“你没有好好吃药?”王天风皱起了眉“难道你已经能控制了?”

明诚扬起了嘴角“一点点。”

一抹疯狂在王天风的眼中蔓延开来,“没想到贵婉她真的做到了,这也算是完成了她母亲的实验。当时你二次觉醒失败,我是真的以为‘始祖’计划就是一个传说,时至今日我终于是有幸见证了一个完美哨兵的诞生。”

“那个药果然是以贵婉的研究为基础开发出来的。你们的目的是要继续‘始祖’计划?”明诚眯起了眼睛,泽鹿正不安地跺着蹄子,头上的犄角开始发光。

“不要误会,”王天风收起了自己的胡蜂,“对于‘始祖’计划我并不感兴趣。我不过是为了满足好奇心,想在有生之年见识到真正的哨兵。既然你已经能控制力量,那‘丧钟’计划差不多也能启动了。”

 

把客房一间给了于曼丽,王天风睡到了明诚原来的房间。

“在孤狼眼皮子底下,你们还敢那么亲热?啧啧都睡在一起了。”

“你是在说自己是单身狗么?”明楼不会放过任何讽刺王天风的机会。

对王天风也知道桂姨身份这件事阿诚毫不奇怪“不要成天像小学生一样斗嘴!”

总之当桂姨假装路过楼诚卧室的时候,看到的是正一脸屈辱在地上铺被褥的阿诚,坐在床上看书的明楼。听见的是明楼颐指气使的命令“明天6点钟起来把车子洗干净,7点开车送我去公司……”

听见桂姨走远了,阿诚立刻钻进明楼的被窝,把冰冷的手贴到明楼温暖的肚子上。

“嘶~”明楼吸了一口气,抓住作乱的手“好了,说吧!”

“王天风给的药是帮助控制哨兵能力的,虽然对普通哨兵而言没有用,但我毕竟……”

“你真的能控制自己的力量的?”明楼想起了曾经倒塌的13号塔楼。

“还在练习,如果大哥能帮我的话,应该会快一些。”小鹿眼中满是讨好。虽然之前就发现了药有玄机,但意识到明楼对此的抵触,阿诚一直将这件事隐藏的很彻底。

“哼,你是长本事了,连我都瞒着。”

“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

“呃……”

没等明诚回答,明楼的吻已经落在了他的唇上……

在精神域中哨兵控制力量的学习开始了。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