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二十五

第二天,明诚洗好车子,看见明楼无精打采地吃着早餐。

“做噩梦了?”阿诚关心道。

“特别可怕?”明楼脸色发白,眼中血丝很是明显。

“梦到什么了?”阿诚有些好奇是什么居然让明楼用了“特别”来形容。

“我梦见王天风成了我们的姐夫……”明楼连嘴唇都在颤抖。

阿诚同情地拍了拍明楼的肩膀,“该出发了。”

 

汪曼春觉得明楼最近有些冷淡,南田遇害的当天明明还邀请自己去了咖啡厅,但后来自己不知怎么就睡着了,虽然醒来看了时间,负责调查的警察也来问过话,也是排除了明楼杀害南田的嫌疑。但汪曼春的直觉告诉自己其中有什么不对,特别是昨天打给明楼电话时对方的态度,与其说是惊慌,不如说是敷衍……

之前从南田那里听说了“孤狼”的存在,但对方有意隐藏,汪曼春也就没有追根究底。不过是按南田的指派下和那个代号“孤狼”的人物通了几次电话,了解到了明楼和阿诚之间确实存在间隙。但毕竟自己和日本人之间还是有距离感,所以能在此时收到“孤狼”的求助实在是太出乎汪曼春意料了。

虽然如此,汪曼春还是准时赴约了,但出现在现场的人却让人很意外,“桂姨?”汪曼春是认识这个中年妇女的,曾经和明楼还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时候,桂姨还是明家的保姆,也是经常来学校给明家大少爷送饭。后来明家家长出事儿,自己就再没和明楼见过面。

“汪小姐,”桂姨知道汪曼春一定会认出自己“您真的觉得明楼和这次的事件无关么?”

“你是什么意思?”汪曼春的精神体正绕着桂姨甩尾巴。

桂姨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看了这个,您就明白了。”

 

明镜最近有点儿心神不宁,两个弟弟总是加班,桂姨也老是说买菜时遇见了乡下认识的老朋友,明台又总是和于曼丽那个丫头神出鬼没。

虽然自己的本意是想让小少爷找个年纪大些会疼人的女朋友,但于曼丽出了年纪比明台小一点儿,其他条件都是好的不得了。听说在上海这边区域塔鉴定具有向导倾向,正好和身为哨兵的明台互补。

所以这段时间明镜也就是待在家里看看报纸,和王天风聊聊天。

王天风和明楼差不多年纪,但却比自己那个弟弟识趣多了。见多识广的王天风,总会告诉明镜很多奇闻异事,而且态度温和有礼。

 

明诚在向导的帮助家对于力量的控制越发熟练,“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换个造型了。”阿诚拍了拍泽鹿的背。

“大概等不了太久了,”王天风突然出现在明楼的书房,“明长官不觉书房里得少了点儿什么吗?”

阿诚立刻去翻存放笔记的抽屉,“笔记本不见了!”

明楼几乎是立刻揪住了王天风的前襟“你这个疯子!”

“我是疯子,但我的计划绝对是最高效的。藤田很快会回到S区,依他的性格绝对会开始着手获得‘始祖’计划唯一的成功实验体!”

“你这是在那阿诚的命在赌!”

“他的命是命,那其他人的命呢?一旦‘死间’配方被日方获取,又会有多少人牺牲?”王天风也激动起来。“南田的死已经让他开始怀疑你们了,就算通过‘孤狼’让藤田以为你们关系不和,也无法骗过那个老奸巨猾的哨兵!现在反而是抛出诱饵引他露出马脚的好机会,越是渴望,越是急迫,就越容易犯错!”

“大哥,我觉得他说得对!”阿诚捡起被明楼摔在地上的茶杯。

“怎么,你们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第一次从明楼的声音里听出了恐惧。

“大哥!”阿诚从身后拉住明楼的手,“我不会食言的,我从来不对你说谎!”

王天风觉得眼睛有点儿疼,正好听到明镜在客厅喊他尝尝刚出炉的栗子糕。

“大哥,也许疯子真的会变成我们的姐夫……”看着王天风的离开书房背影,阿诚喃喃道。

却被明楼一个转身推倒在书桌上,被困在书桌和明楼双臂之间,明诚有点儿尴尬,但明楼完全没有放开对方的意思,反而把头抵在阿诚的肩上。涂着发胶的头发让阿诚觉得有些痒,但他没有推开对方,而是伸手抱住明楼。

在外人眼中明楼一直是个坚强果敢圆滑变通的人,但阿诚知道一直忍辱负重的明楼有多脆弱。所以他并不介意明楼对自己的依赖,就如当初他对明楼的依赖一样。当时自己刚来明家,有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那个将自己从地狱拯救出来的神明。

记得一次夜间暴雨,电闪雷鸣,年幼的阿诚不敢睡觉,担心黑暗中的怪物会突然出现把自己一口吃掉,更担心养母把自己重新带回那个可怕的“家”里。小小的阿诚把自己缩在柜子里,仿佛这样就不会被那些可怕的鬼怪发现。后来阿诚还是被发现了,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个有神奇力量的少年抱着自己,让阿诚的小脑袋枕在自己肩上……

想到这里,阿诚忍不住亲了亲明楼的额头,不过对方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人,亲昵的额头吻渐渐变成了深情的舌吻,被吻得有些晕乎乎的阿诚觉得有些缺氧,于是抬手解开了领口的扣子……

这个举动大大刺激了明楼,当明诚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半躺在书桌上了。明楼的书桌很大干净又整洁,上面只摆了一张全家福和一个放了3、5支笔的笔筒。

被心仪的对象用湿漉漉的眼睛注视着,明楼意识到自己的自制力已经全线崩溃。双手有些颤抖地抚摸着哨兵的背部,继续加深着这个吻,在感受到对方的回应的时候明楼有些惊讶的放开了阿诚。

“大哥,去卧室……”阿诚的耳朵红得像在滴血,声音也小得几乎听不见。

明楼凑到哨兵耳边,低语道:“你真的打算这样经过客厅?”用膝盖蹭了蹭阿诚大腿内侧,果然看到对方咬着嘴唇一脸忍耐的表情。

“书房的隔音效果很好。”向导轻声引诱道。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