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二十六

当明诚终于整理好衣装走出书房时,发现盘子里的栗子糕已经一个不剩了……

被哨兵用责备的目光注视着,就算是明楼也有些不自在。

“明楼,你真是会挑时间,难道不知道阿诚最喜欢栗子糕么?还非要拉他在书房谈那么久!”明镜回国以后到是不再为董事会的事儿教训明楼了,但只要有机会摆出就会大姐的架子对明楼训斥一番。

“还好我让阿香特意给阿诚留了几个。”

看到自己的哨兵刚才还黯淡无光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明楼不禁暗暗计算自己在阿诚心中的分量大概等于多少栗子糕……

 

藤田回到荣欣的当天立刻就约见了明楼,旁敲侧击地询问他关于“始祖”计划的内容。毕竟明楼曾经也在塔内待过些日子,而且是作为S级向导,知道的肯定比一般学员要多。

小心翼翼地应付了藤田,从董事长办公室走出的明楼正好遇见了神色匆匆的汪曼春。

“曼春?藤田董事长也叫你了?”

“嗯,”汪曼春似乎是不愿和明楼多说,拿着一个文件夹匆匆走进董事长办公室。

明楼看着汪曼春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明诚去见了梁仲春,这些日子自己也算是帮那个哨兵办了不少事,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梁仲春已经欠下明诚颇多人情。

虽然外人看来,身为总经理特别助理的梁仲春不过是个长相一般、能力平平,还总是想和同级的汪曼春各种较劲的瘸子。但明诚知道,其实这个看似如同市井小民般蝇营狗苟的梁仲春其实比很多人看得都透。自己偶尔也会向他透露一点身为公会一员的身份,也不知道对方由此推断出了多少。

“阿诚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梁仲春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想知道?”阿诚喝了口茶。

“不不不,你还是不要告诉我的好!”梁仲春慌忙摆手,有时候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阿诚也不意外,梁仲春是个聪明人在他眼中,命才是最重要的。“梁助理,看在你叫我一声兄弟的份上,我透露给你一个消息。”刻意压低声音“荣欣被盯上了。”

听了这话,梁仲春到是没有一丝惊讶,就算自己当初因为被塔拒绝,在利益面前加入了荣欣,但他一直知道,迟早有一天荣欣这样的企业一定会被盯上,会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是塔?还是公会?”语气平静,出乎明诚意料。

看向梁仲春的目光多了些怜悯,“这个我不能说,但是梁助理是聪明人,我相信你已经做出选择了。”

“阿诚兄弟身为哨兵到是比向导还会诱导人。”梁仲春摆弄着拐杖上的装饰,“不过藤田这次回来,对你们的计划还是会有不少影响吧。”

“但结果不会变!”阿诚的眼睛明亮得仿佛中秋的月光。

梁仲春用手指敲到着拐杖把手,眉头紧锁。他的精神体,一只油光水滑的黄鼬那神情真是和主人一模一样。“好,我大概也知道你们是在找什么了!”梁仲春杵着拐杖站起身,走向自己的书柜,从一个暗格里拿出一张图纸递给阿诚。“看看30楼的平面图。”

看了图纸,明诚立刻发现了其中的疑点,实际空间比图纸上的空间要小太多,消失的空间一定就是藤田的密室了,“死间”的配方很有可能放在那里!

这时,有人在敲梁仲春办公室的门。吓得他立刻抢过阿诚手上的图纸,匆忙塞进碎纸机。“进来!”

进来的是李秘书,“梁助理,”向办公室的主人问好后,李秘书的目光停在了明诚身上“藤田董事长让明部长去一下他的办公室。”李秘书是日方的人,他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也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统。之前一直在为南田做事,现在南田一死大概已经是藤田方政手下的忠犬了吧。

明诚倒是没什么反应,到是梁仲春有些紧张了,“明部长也是第一次面见藤田董事长,是不是要先准备一下?”

“不用。”李秘书立刻否决了梁仲春的提议,“藤田董事长时间有限,不会耽误太久。”

“好,不过我可以先去一趟卫生间么?”

“请便。”李秘书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紧跟着明诚来到了卫生间单间外。

乘电梯去30楼时,正好在走廊碰到了朱徽茵。“李秘书,刘秘书说昨天的会议纪要还要继续修改,尽快发给藤田董事长一份,还有……”

“好好好,我知道了!”李秘书有些烦躁地打断了朱徽茵的话。“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完全没有注意到在擦身而过时阿诚递给了朱徽茵一张被折得很小的厕所手纸。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