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二十七

毒蛇看完夜莺递给自己的讯息之后,只是疲惫地闭上了双眼,挥手示意对方离开。

独眼猎豹在主人身边不安地走来走去,而他的主人,代号“毒蛇”的明楼此时也同样焦躁不安。虽然目前为止一切都和自己的计划一样,但自己的这个计划中实在有太多的变数了,就算自己相信阿诚从来不会让自己失望,然而用自己最重要的哨兵完成这么危险的计划真的能顺利么……

汪曼春来到明楼办公室的时候,隐约感受到了对方的不安,还以为是不习惯和藤田相处,毕竟自己也不是很会应付这个阴险的日本哨兵,向导在太过强大的哨兵面前总会有点儿不自在。

“师哥,听说阿诚刚被藤田董事长叫去办公室,并立刻被派往波兰公干了。”汪曼春试探道,不久前藤田对自己表示了信任,但却对自己的师哥,周先生钦点的经济顾问有所防备。不过“孤狼”交给自己的那个笔记本肯定和明楼脱不了关系。

“能得到藤田董事长的赏识是他的福气。”明楼及时伪装起来,摆出一副身心疲惫的样子,“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塔肯定已经加强了对荣欣的监控,”顿了一下“藤田董事长的意思是要继续‘死间’的研发么?”

“关于‘死间’明顾问知道多少?”汪曼春警惕起来。

“曼春,当初周先生邀请我加入荣欣时确实告诉了我一些情报。况且我毕竟作为财务顾问,在账务上也总是能发现点儿蛛丝马迹。”

“那师兄现在又有什么打算?”

“这话应该问藤田董事长。”

 

藤田看着陷入昏迷的哨兵,眉宇间露出一丝不耐。难道孤狼的情报有误?眼前这个哨兵并不是始祖计划的成功实验体!

狠狠地锤击了一下桌面,被绑在椅子上的哨兵动了动眼睛,苏醒过来。

“藤田董事长……”明诚的声音有些沙哑,毕竟是被囚禁了整整3天滴水未沾,此时的哨兵相当虚弱。“您到底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用这样的方式,实在是有失风度。”

藤田没有理会对方的嘲讽,吩咐助手再次将药剂注入哨兵体内,但联接明诚身体的仪器依旧没有给出能令藤田满意的结果。

“长官,各项数值都是普通哨兵的水平。”助手用日语汇报道。

一头两人高的灰熊低声咆哮着站起了身子,它是藤田的精神体,“您的精神体似乎心情不太好。”阿诚继续尝试和藤田对话,却被那头熊在胸口狠狠拍了一巴掌。

“它确实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精神体。”藤田说,注意到眼前的哨兵除了嘴上逞强各项指标甚至无法达到A级水平。“被注射了这种剂量的药物,你的精神很快就会支撑不住了,所以趁现在还算清醒,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藤田的声音越发模糊,阿诚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无法对焦。

意识渐渐被囚禁在了精神图景中,此时的景象中没有湖泊也没有草原,自己的森林和溪水仿佛也染上了一丝哀愁。

然后一切开始崩坏……

林中的大火,干涸的溪流……

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野兽的怒吼从远方传来,连大地也在颤动……

风,如同锋利的镰刀,割伤了皮肤,不知何时,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红色的雪花……

“哥哥,哥哥等等我。”林间传来孩子的声音,阿诚知道那是年幼的自己。同时他也知道,那个自己从未存在过……

眼前的景象继续变化,红色的雪花淹没的大地,电闪雷鸣中黑色的湖泊和焦黄的草原出现了。

阿诚知道这是明楼的湖泊,他的双腿开始发软,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栗着。

“不,不,这只是药物的作用,是藤田的诡计!”就算这样告诉自己,阿诚也无法否认此时自己内心的崩溃。

6年前的那次意外造成了明楼精神图景的崩坏,虽然和阿诚绑定之后崩坏的速度得以控制。但阿诚一直惧怕着有一天,当精神崩坏无法抑制,自己的向导是不是就会迷失在黑色的湖泊或焦黄的草原之中?而自己又会忍受着怎样的痛苦和折磨继续活在这了无生趣的世界?

 

“看来‘死间’的配方在他们眼中远远比不上你的哨兵啊!”王天风扬起了一条眉毛。“你们的计划也许真的能顺利呢。”

“如果不是你,我们也不会这样铤而走险。”明楼把阿诚传给自己手纸丢在王天风面前。“这个就交给你了。”容不得对方拒绝。

看着皱皱巴巴的手纸上模糊的路线图,王天风难得觉得有些愧疚。“反正也是我徒弟去做!”

总之,最后明台和曼丽趁着藤田带汪曼春继续审问明诚的功夫几乎把整个30楼给炸了。明明已经知道了储存配方信息的地点,为什么还要做得这么招摇啊!

梁仲春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悲剧!果然虽然已经找到了比“死间”配方还要有价值的讯息,但藤田依然在看到焦黑的走廊时彻底发怒了,同样愤怒的灰熊将瘸腿的哨兵按到在地,尖锐的牙齿几乎要刺破对方的咽喉。

“好了!”藤田最终还是制止了自己的精神体,“如果还有下一次,梁助理你应该知道后果!”

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梁仲春陪着笑送走了藤田,至少他现在只是责怪自己监管不力,并不知道是自己泄露了信息。想到这里梁仲春不禁开始感激那位袭击者了。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