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呜呜

【楼诚】暖冬AU向导哨兵背景

二十八

“你打算什么时候带阿诚回家?”明镜在餐桌上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质问着自己的弟弟,作为整个餐桌上唯一不明真相的人,明家大姐依然单纯地认为阿诚不过是因为工作去波兰出差了。

桂姨肯定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身为客人的王天风和于曼丽也无法开口,而对大姐的性格特别了解的明台只是埋着头扒拉着碗里的米饭。

意识到自己谁都指望不了,明楼只能继续应付道“快了,快了。”

“哼,你自己不想管明家的企业,反而去那个什么荣欣当牛做马,还拖着阿诚也那么辛苦。我一个人操心着明家大大小小那么多事,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白了一眼旁边忍笑的王天风,明楼说:“大姐是辛苦了,有什么做弟弟的能帮上忙的,直说吧。”

“把你的阿诚借我!”明镜理所当然地提了要求,“阿香的父亲病了,这些日子要回老家照顾。我这里缺一个能干的助手。”

明楼真的不知道怎么拒绝大姐,不能让她生气,也不能答应她的要求,正在为难之时突然看到竖着耳朵一脸幸灾乐祸的王天风“大姐啊,不是我不答应。你也知道,阿诚他的事儿我现在也是越发琢磨不透了,而且现在他一时半会也回不来。”眼看明镜眯起了眼睛,立刻补充道,“但王先生不是还在么,虽然公寓的水管已经修好了,却依然暂住在这里,正好是不错的劳动力啊。”

于是莫名其妙地王天风就成了明镜的助理……

这一定是明家人的诡计,虽然王天风理智上是清醒的,但面对明镜的请求终究自己是没办法拒绝的。到不是说自己不善于应付女人,只是和明楼不同,王天风做不到和厌恶的人虚与委蛇,也做不到对自己有好感的人冷言冷语,特别是对女性。所以从这方面来讲,一向神秘莫测的“毒蜂”其实是一个特别单纯的人……

 

“看来你的向导完全不在乎你的死活呢。”看着大屏幕上正在办公室和汪曼春眉来眼去的经济顾问,藤田甚至都要开始同情那个躺在手术台上憔悴不堪的哨兵了。

而此时的明诚眼前只是一片白光,虚幻的声音在耳畔回荡,听不清却也无法忽视。因为药物的关系,哨兵的五感被无限放大了,机器电流的声音,无影灯光线的温度,甚至是手术台的触感……一切都让阿诚无法忍受。

“告诉我,始祖计划的内容,告诉我,你究竟是不是那个成功的实验体……”藤田凑到阿诚耳边,现在的他不能让这个哨兵疯掉,但如果不继续逼迫恐怕很难问出自己想要的信息。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今天刚收到的密函显示周先生已经被塔盯上了,必须在1周内完成任务回到日本!

“我……我……”阿诚觉得发出声音的是来自地狱的恶魔,而软弱的自己却无法与他对抗“哥哥,我……好痛……”泪水从失神的眼眶中涌出,“啊!”凄厉的惨叫根本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

纵是藤田也被吓得退后了一步,被捆绑在手术台上的明诚突然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特制的束缚带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了可怕的伤痕。

“镇定剂!镇定剂!快!”藤田对慌乱的助手恼怒地吼叫着,却又因为突然有所变化的数据而惊喜万分。此时的数据和那本笔记上的已经很接近了,也许这个年轻人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始祖计划成功实验体。如果真是那样,就算无法研制出“死间”,也已经是无关紧要了。更何况之前的那个爆炸虽然毁掉了数据,但已经研制好的药物可是被自己随身携带着的……

 

就在今晚!明楼拍了拍猎豹的脑袋,我一定会把阿诚救出来的,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大哥,”明台已经换好了衣服,于曼丽也整装待发地站在哨兵身后。“长官!”明台换了称呼,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坚毅“我们出发吧!”

“走,去接你嫂子回家!”明楼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不管看多少遍,都会觉得这样秀恩爱实在是杀伤力太大了。”于曼丽悄悄对明台说。

“习惯就好了!”明台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不然我们也秀过去,反击他们!”

“你是3岁半么?”于曼丽觉得明家小少爷有时候真丝特别幼稚“我才不要配合你做那么不要脸的事呢!”灵巧的黑猫无声地没入黑夜,金色的凤凰也听从主人的建议安静地待在精神图景中随时待命。


评论(3)

热度(36)